网站首页 明师荟萃 佛道同修 往期回顾 丹经典要 三清音乐 仙缘故事 养生博览 答疑解惑
师门情缘 道法传授 视频中心 寻仙访道 命理天地 洞天福地 仙学探究 养生书斋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证道堂>> 寻仙访道>> 正文内容

紫清真人白玉蟾(四)飞仙吟

文章来源:发布时间:2013年04月11日点击数:

         白玉蟾和他的几个弟子,在罗浮山搭了几间茅屋,开垦荒地,种植菜蔬、薯芋,一面研读道书,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。有时也去游山揽胜,吟诗作画。
一天晚上,白玉蟾点着松明在注解《老子》,彭耜坐在旁边读书。忽然听到外面传来“克丁东、克丁东”的鸟呜声,声音嘹亮婉转,富有节奏,象用钢臼捣药一样,彭耜自言自语道:“呵,真好听!”白玉蟾放下笔说:“这是红翠鸟,罗浮山才有的,山里人叫它做捣药禽。“来,咱们出去看看!”他们走出门外,只见月光满地,树影婆娑,四野寂然,只有山峰上树林里传来的鸟声。彭耜呆呆地望着山林。
    白玉蟾说:“这种鸟,毛色红绿相间,非常好看,所以叫做红翠鸟,春夏之交才出现,而且,要在月夜里才啼叫。”说完,又给他念了一首过去所写的《咏捣药禽》:
灵禽悲噪白运边,人在天台古洞天。点破春愁三月暮,唤回晓梦五更前。有如捣药当当响,非杵非舂自戛然。毛羽也知仙可学,声声要结炼丹缘。
这个彭耜,自号鹤林隐士,也是一个好读书,有学问,不愿为官,才来学道的人。他听了;喟然叹道:“仙缘难结,能有先生的诗才就好了。”
    白玉蟾道:“仙缘难结,诗才也无凭。”
    彭耜说:“那么……”.
    白玉蟾道:“诗是从灵台自流出来的。”
    他们踏着月色,不再言语,各自默默地沉思
    又一天,晚饭后,白玉蟾独自散步来到山后的海边,夕余光投在波上,柔光浮动,非常迷人。
  他望着望着,淡淡的阳光消失了,只见大海茫茫,长天杳杳,慢慢融成了一片。在这沉沉无涯的空间,他不禁想起了前身,一种悲凉之感涌上了他的心头,他被请下凡已经几十年了,他多么渴想回到天上去呵!他终于喃喃地吟出了自己的心事:海岸孤绝处,暗沙露远汀。潮花人翼白,山色佛头青。夕照雌黄笔,秋烟水墨屏。天空杉月冷,鹤梦几时醒?
    他呆呆望着虚空,反复念着最后一句。山野逐渐变得灰暗,海风越来越大,涛声越来越向。他才在灰暗中沿着熟悉自径,恹恹地回到住处。他从壁上取下一个葫芦,咕咕噜噜地饮了几口“罗浮春”,便躺到竹床上去。
    可是,这一夜,他辗转反侧,总是无法入睡。一会儿,朦艨胧胧,正要入睡时忽见面前  浩瀚的大海上。月光如银,一条巨整浮出了水面,游到了岸边,他不知不觉骑上了巨鳌身上。  那巨鳌竟然一下于离开了海面,游上了太空,穿过了浮云,来到玉皇宫殿门口。白玉蟾高兴极了,几乎喊出声来。他马上跳下鍪背,举首四望,只见两旁长列的琪树,白花散落,好象飞雪,周身感到异常凉爽,这情景是他所熟悉的。
  他正要走人宫门去,谁知,旁边闪出一位卫士,把他拦住,问道:“哪里来的?”白玉蟾怔住了。他这才记起自己已非当日的雷神,可以随便进出了,只好恭谨地答道:“我是从前的雷神。”   
卫士道:“从前的?退休了?有证明吗?你是多少品?五品以下是不准进去的。”
    白玉蟾想取出雷神印和《五雷书》,可是,刚才上床时,都放下了,没有带上。正迟疑问,看见好几位天神拥着玉帝出来,他立即走上前去,忽听见有人喝道:“干什么的?”白玉蟾举目一看,原来是火钤将军,从前是他的部下,现在是玉帝的护卫官。他高兴地答道:“呵,是你,我要谒见玉帝。”火钤将军也认出了他,却冷冷地问道:“你怎么来啦?有什么事?”
    白玉蟾说:“我来向玉帝问候,被谪之后,我 ……"
    火铃将军打断他说:“玉帝没空。”说完,便和天神们各自乘上豪华的小云车,风驰电掣地开走了。
    白玉蟾想起了火钤将军从前的卑恭,不禁发出一声冷笑。他望着小云车卷起的轻烟,沉进了过去的回忆里,想着在这里大展身手的日子——春回大地,他一声呼唤,蛰伏的动物苏醒了,草木的幼芽破土而出了。
    炎夏天旱,他一声命令,风起云涌,大雨淋漓。可是,现在地上天上,都无从抒展他的抱负。
感慨、悲愤,充塞他的胸臆。他纵望无边的空阔,在武夷山中填写的《水调歌头》,又涌上了心头,他不禁放开喉咙,高声咏诵起来:
昔在虚主府,被谪下人间。笑骑白鹤, 醉吹铁笛落星湾。十二玉楼无梦,三十六‘天夜静,花雨洒琅歼。瑶台归未得,忍听泪上猿。也休休,无情绪,炼金丹。从来天上,神仙官府更严难。翻忆三千神女,齐唱霓裳一曲,月里舞青鸾。此恨凭谁诉,云满夷山。
    宏亮高亢的声音,在空中回旋飘荡。他漫无目的地踏着虚空走去。走呀,走呀,来到了凤凰阁,看见一对金童玉女,坐在白榆树下禺喁私语,他正想走开,已经被他们发觉。那个金童慌忙走避,玉女眼尖,看见他不象是天上神仙,反而迎上前去,问他从哪里来。当她知道白玉蟾是从下界来时,便向他打听下界的情况,她毫不掩饰地说道:“这天上空空洞洞,烟云渺渺,真是把人闷死了,听说下界非常热闹繁华,男女还可在一起玩,你们一定过得很快活,是吗?要是能下去看看就好了。”白玉蟾听了,哭笑不得,他掉过头去,抓住一片白云,朝着罗浮山的方向飘堕下来了。
    他梦醒时,晨光已经射进茅棚,他所驯养的两只白鹤,已在空中盘旋嗅叫,几只猴子也在树上攀援跳跃了。
    白玉蟾回忆着梦中的情景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,他拿起笔来,一气呵成,写下了一首长长的《飞仙吟》,记下了他的感伤。

   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 客服QQ 97035588
 客服QQ 97035589